福运小农女她带娃寻夫林慧,张苗,福运小农女她带娃寻夫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:福运小农女她带娃寻夫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七七小宝贝

简介:烽火乱世,征战沙场。乱世生存,逐浪而行。风雨飘摇,努力挣扎。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人的生存方式。群像,人物众多,关系复杂,慎入,轻喷。

角色:林慧,张苗

福运小农女她带娃寻夫

《福运小农女她带娃寻夫》免费阅读

四月的天,吹着微风,正是凉爽惬意的时候。林慧抱紧挎在手上的箩筐,奋力的往家里跑。她就不该出来,林慧不停的埋怨自己。明明阿娘都说了,桑叶还够的,自己非要多事,怕什么不新鲜。

她飞快的往家里跑,风从她脸颊两侧擦过,带起零落在耳边的碎发,打在她着急到发烫的脸颊上。“慧娘,你慢些,等等我呀。”刘大娘追在林慧的身后跑,跑了会儿就停下来,插着腰,大口喘气。见林慧一溜烟不见了踪影,低骂了句,拖动她肥胖的身躯追着林慧继续跑。

林慧不愧是年轻力强的小娘子,这样奋力的跑到家也只是轻喘了下,丝毫不影响她的行动。她回到家,看到家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人,她瞬间就急了。她丢下箩筐又风一般跑出去,往村口的大广场跑。

渐渐的,四周人多起来,有人哭天喊地,有人骂骂咧咧。林慧听不到四周吵闹的声音了,她着急的四处寻找,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气得跳脚的翁翁。

她赶快跑过去,扒开人群挤了进去。翁翁身边有好多人,还有官兵,家里人都在这里。林慧找到张苗,走过去不安的叫了一声“阿娘”。

张苗的脸色不是很好,她红着脸,看着已经哭过了。她紧紧的抱住林慧,摸了摸林慧的头不停的说:“阿娘对不起你啊!阿娘对不起你。”林慧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了,她全身都僵硬了,哆哆嗦嗦的问:“阿娘,林哥儿被选上了?”张苗没有说话,她抱着林慧又哭了起来。

林慧也急了,喃喃的自言自语“怎么会?怎么这样快?不是说不来了吗?”这时她感觉有人在拉她的裤子,她低下头看到红着眼,哭得不能发声的季茂,这才回过神,想起来一家都在这呢。她拍了拍张苗的背问:“阿娘,明哥儿下学回来了,九哥儿呢?”张苗嘘声,抱起直打嗝的小儿子抚摸,说:“九哥儿被先生留下来背书了。”

林慧确认了,两个小娃娃没事,就往正在选拔的人群看去,见大伯家四哥也在队伍里很是吃惊,说:“不是已经选了林哥吗?为什么还要选四哥。”

张苗见到那边季林的选拔已经结束了,赶快领着林慧过去说:“那军爷说我家有五个丁,只选两个已经很仁慈了。”

林慧眼前一黑问:“林哥为什么回来了?怎么还选上他了?那些人不知道他的年纪吗?”

张苗没有说话,因为她们已经走到季林的面前了。张苗也不知道自家儿子做的到底对不对,更不知道怎么回答林慧的问题。可是张苗不说,季林却开口了,他说:“是我一定要去的。如果我不去,他们就叫五哥去,总要有人去的。这么多年,我没有帮到家里一点忙,上学还花了家里很多钱。爹爹、五哥挣到的钱,都给我读书用了。大哥走后,家里的开销怎么办?”

林慧一点也不赞同他的说法,她很想说,你读了书以后当大官就可以回报阿爹、阿娘和五哥了。可是她不能说,也不敢说。这样会让人感觉她自私的。虽然她也不想让五哥去,可她就是认为用林哥儿代替五哥一点也不值也划算,可是她没有立场说。说来说去这也是人家的事,她才嫁过来几个月,根本就没有立场说这些。她闭嘴没有说话了,但他是生季林的气的,气季林不把自己的前途当回事。

然后林慧一直浑浑噩噩的,听着四周哭天喊地的声音整个人都没有精神了,别人跟她说话,她也是嗯嗯啊啊的应付回答。她想了好多,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季林在战场上和人砍杀,眼看着眼看着那长刀就要砍到林哥脖子上了。这时突然听到张苗喊她回家,林慧猛然清醒过来问:“阿娘叫我什么?”张苗已经走出去一段了,看到林慧没有跟上,喊她:“慧娘,你怎么不走了?我们得回家给七哥儿收拾东西,这结束就要走了。”林慧这才从突然的打击中回过神,一激灵。已经没有时间让她伤心了,她跟着张苗往回走,边走边想要准备些什么。

季林提前选拔完,得空可以回家一趟。他看林慧神情恍惚,走路也不专心,就停下来等了等。直到林慧走到他身边,他牵了牵林慧的手说:“你生气了?不想让我去?”

林慧没有说话,但是她默认了。季林捏了捏林慧的手说:“慧娘,我会回来的。我会活着回来。我每个月都给你们写信好不好?”林慧的脸色好看了些,但是依旧没有理他,她径直往前走,没有给季林表情。

季林也不在意,他继续说:“其实军队里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可怕。还有俸禄可以领呢。供吃供住,还可以拿银子,多好啊。”林慧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朝他怒吼:“可是会死人的。”

季林没有办法说出自己一定不会死的话。说实话,他这一走,最难过的就是娘和慧娘,他拿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办法。他叹了口气,安安分分的跟着气压低沉的家人回家。

回到家,林慧就进屋子,闷头准备东西。屋外传来了大伯母骂骂咧咧的声音。“凭什么让我家四哥儿去呢?三哥儿、五哥儿不都成年了吗?怎么你们都有儿子在家就要把我家四哥儿弄走?四哥儿走了,我看今后谁给你们吃的。你们都喝西北风去吧。”林慧在屋子里听着听着就沉默了。家里的地都是大伯和四哥在种着。每年的秋税都是靠他们交上的。家里户主是翁翁,再大的一家人都不能分。要是分了不但要顶着被人骂不孝,阿爹还要去蹲两年大牢。

以前,阿爹负责交夏税,大伯负责秋税,谁也不干涉谁的,日子过得相安无事。现在四哥走了,家里就剩大伯一个人种粮食,十哥儿还小帮不上忙,确实是为难人家。她还没有见过婶子这样崩溃过呢。可是没有办法。林慧将季林的衣服放到包裹里,叹了口气。二伯早年就战死了,只剩下三哥一个独子,谁也不会逼迫二婶将自己的儿子送出去。

林慧在屋里没有出声就听到二婶在跟婶子议论,她没有听到张苗的声音,想着阿娘是让着大伯母呢,不想让大伯母在外受气回家也不舒心。林慧将收拾好的包裹放在桌子上,就去帮张苗做饭了。她要让林哥好好吃一顿家里的饭再走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七七小宝贝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rhxjs.com/novel/4823.html